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力最新 >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原始版本,其实并不存在阿拉丁与神灯

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原始版本,其实并不存在阿拉丁与神灯

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原始版本,其实并不存在阿拉丁与神灯

《一千零一夜》,又名 The Arabian Nights,「阿拉伯之夜」。一九〇〇年开始,陆续出现了节选汉译,书名译为《天方夜谭》,可谓信达雅。于是这个词彙进入了中文世界,并且与此书在西方产生的影响一样,从此主宰了中国人对于阿拉伯或者伊斯兰世界的想像。

然而这本书里收集的故事起源,在地区与文化上并不仅限于阿拉伯半岛,也包括了波斯,印度。在时代上,甚至早于伊斯兰诞生。与世界上许多地区或者民族的故事传说一样,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原本都是口传,在数百年的时间里,流传于东抵印度、西至埃及的地域,经历了民族、文化、习俗、语言的变迁。

最早记载的成书,出现在西元十世纪,是从波斯文翻译成阿拉伯文的《一千零一夜》(Hazar Afsana),这反映了收集故事成书的做法,也反映了当时伊斯兰世界以波斯文明为古典文明的现象。后来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框架背景,也是在伊斯兰之前的波斯萨珊王朝,那位夜夜聆听夏合剌撒德说故事的舍赫亚尔,是萨珊王朝国王。

然而,也与世界上许多着作写本一样,原始的阿拉伯文写本出现之后,流变的过程扑朔迷离,其中有许多改写增补,在各个地区与时代。现今《一千零一夜》可考的最原始阿拉伯文写本,大约是在十三世纪下半叶,地点可能在叙利亚,或者埃及。从这个最原始写本,又衍生出两个写本派别,如今称为叙利亚本以及埃及本。这两个派别,此后自然又经历了有意的改写增补,以及无意的舛讹遗漏。比如,写本除了抄本,更多的是听写本,而听写者的错漏是很常见的;还有由于年代与地区变迁,原来的风俗细节可能被后人误解,或者被改写以适应时代。不断随意增加故事,也是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常态,原本书名里的「千」只是形容其多,并非实指,但是由于故事受人欢迎,数量也就多多益善了。

相比于写本,此书的阿拉伯文印刷本问世甚晚,比起法译本,甚至晚了一个世纪,是在一八一四年与一八一八年,根据叙利亚写本,于印度加尔各答印行。这个第一次印刷本,也同样逃不过之前各写本的命运:合併、增删、改写。

一七〇四年至一七一七年,法国的东方学者加朗(Antonie Galland)陆续出版了十二卷法文译本。他根据的主要是叙利亚写本,但是也随意增删了故事或者内容叙事,以符合当时欧洲人的口味。比如现今最有名的〈阿拉丁和神灯〉以及〈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〉这两则故事,事实上并不包括在叙利亚甚至埃及写本中;据加朗本人说,这两个故事是在一七〇九年,由一位叙利亚阿勒颇的基督徒口述记载而来的。

加朗的译本大受欢迎,于是市面上迅速出现了各种盗版,以及冒名的伪版,而且也跟曾经流传的那些阿拉伯文写本一样,加油添酱。加朗的译本与这些伪作,迅速点燃了当时欧洲人对遥远东方的想像甚至塑造,同时反映在艺术创作与通俗文化上,那种对于异域风情的猎奇与津津乐道,在十九世纪中叶之后到达颠峰,影响直至今日。

直接从阿拉伯文版本翻译的英译本,出现在十九世纪中叶。蓝恩(Edward Lane),佩恩(John Payne),伯顿(Richard Burton)三人的译本,各自根据几个不同阿拉伯文版本,但是翻译时并未比对各版本差异,而且也再次重複了此书不可免的命运:随意增改。这种必然的巧合,也是此书历史上的一件趣事。伯顿的译本,以及十九世纪的法文新译本,更增添了不少性描写,反映了当时上流社会的表面压抑,也迎合了当时对于东方的幻想。

此次的中译本,主要根据佩恩的英译本(1882-1884)译出。佩恩是当时着名的诗人与伊斯兰文学译者,译作包括诗人欧玛尔・海亚姆(Omar Khayyám, 又译为奥玛.开俨),以及哈菲兹(Hafiz)的作品。

由几个虚构的叙事者集合在一起的「故事会」型态,常见于这类作品,因为这就是当初故事诞生与流传的真实过程:人们创作故事,在聚会上口说。《一千零一夜》的特别之处,在于故事中还有故事,从整个大框架开始,就是包覆的型态,彷彿精雕九层象牙球,观者观之不足,隐约可见内层,于是更期待揭示下一层故事,以及最后绾合的结局。

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类型,包括了寓言、神仙故事、爱情故事、滑稽故事,以及历史人物的言行记载,通常互有重叠。这些故事以每一夜划分,长短不一,但总是吊着舍赫亚尔国王(与读者)的胃口,并且一步步让故事背景更加写实圆满。这些故事之所以动人,是因为融合了日常生活,以及不寻常的、超自然的、神奇的事件经历,织造了一张奇境的锦绣;在那里,主角遭逢不幸,但终能脱困,读者暂时逃离自己所在的现实世界,沉浸在主角的奇异历险,以及美满结局之中。

这种令读者乐在其中的特质,必须归功于叙事者揉合了现实与超现实的能力:描写与对话彷彿有一说一,而非夸大矫饰,还有故事细节上的揉合,比如娇媚的巴格达姑娘买了各种土产鲜果与十斤羊肉;善魔化身为蟒蛇,粗大有如棕榈树干等等。在《一千零一夜》的世界里,幻影奠基于真实,超现实根植于现实。

这本《一千零一夜故事集》,选择了最脍炙人口也最为有趣的十个故事,重新翻译,以现今最简明易懂的中文呈献,无论读者是初探或重履这个充h满古人脑洞的世界,都能再次享受阅读的乐趣。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