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力最新 >《一人份的幸福刚刚好》:单身税?要缴就缴啊!

《一人份的幸福刚刚好》:单身税?要缴就缴啊!

近几年,只要快被人们所遗忘,「单身税」就又会成为话题。保健福祉部相关人士在与记者闲聊时曾说:「为了克服低生育率的问题,可能会订定单身税。」后来那个人为了收拾这个残局而绞尽了脑汁。而在调整所得减免优惠的同时,新闻报导了一人家具要比两人家具徵收更多税金的事实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比起委屈,不如说是心情错综複杂。

网路上曾经流传过,面对他人询问为什幺不结婚的时候,台湾总统蔡英文曾经回答:「没有必要为了吃一根热狗而养一头猪。」虽然最后证实只是谣言,但听到的当下忍不住拍了一下膝盖。习惯单身生活后才了解到,与其为了单价较低这个原因而到量贩店买一堆商品,放到腐坏后再扔掉,不如多花几百圆在附近的小商店买一颗洋葱、一根热狗还比较划算。结婚也是如此。我不想单纯为了爱某人、想和对方在一起,而使我的人生多出一群婆家的人和两人份的生计。倘若捨弃买一送一的商品,只买一根当下需要的热狗需要补贴单身税的话,那我还不如乾脆付这笔费用。

每个人都捨不得把钱拿来缴费,可是却不能这样想。记得在几年前,因为工作上有太多费用没有领到,弄得我抑郁成病。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,所以我年初就传讯息给所有负责人。「给你一天的时间,如果没有在这期限内解决的话,我就会将这件事告知你们的客户(或主管)、媒体与政府,然后进入诉讼阶段。不用再多说了,我也不会接电话。」

结果,短则两个月,长则拖延近一年的费用都在一天内入帐了。但大快人心的心情不过是一时罢了。耗费几年工作的收入全被归纳为一年所得,由我这边支付给其他自由工作者的费用、没有再售出的书本版税等也都包含在里头,所以隔年接到了地区保险费炸弹。

「最近我没工作啊。」

虽然我也试着到保险工会去哭诉,但完全行不通。有一位资历很久的自由工作者对靠着赤字户头缴交保险费的我说:

「妳别为了税金而感到委屈,更何况保险费不是用在独居老人或孩童的医药费用上吗?妳捨不得买药给那些人吗?」

于是我才稍微清醒过来,决定再也不去追问或计较,要我缴就缴。税金不是我一个人所使用的,而是为了共同体的其他市民着想,所以处境比较好的人必须多缴交一些。

相同的,假设真的要徵收「单身税」,到时我也会二话不说地缴纳税金。我是指如果那笔钱能够帮助那些没有钱买地下室住屋和简易布衣柜,所以结不了婚的非自发性单身族,也因此能够对提高生育率有实际贡献的话。但是单身税要实际立法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,因为完全没有合理的名目。

经常用来反驳单身税的观点有二。第一种人认为,结不了婚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惩罚,为什幺还要缴交惩罚性的税金?他们是属于有意愿,可是却没有碰上缘分的一群。第二种人则是主张,我们社会的低生育潮流是源自低收入、不稳定的就业率、高养育费等经济原因,所以追加徵税只会助长逃避生育的现象。这一类是属于虽然有意愿,可是经济能力低下的人。不过,两边都对于要缴交单身税感到委屈。这就和虽然失业率很高,可是却不创造就业机会,反倒徵收失业税是一样的。

问题出在于像我这种人身上,虽然无法让一名子女丰衣足食,但也有自信不会让孩子饿肚子,可是却不想结婚,也不想生育。福祉部相关人士的脑袋中,大概认定我这种人就是造成低生育率的元凶。在这种情况下,徵收单身税也没有效果。对我而言,如果不想缴交单身税,那就去结婚生子,这就和如果不想缴交地区保险费,那就去找工作是一样的。因为讨厌公司,所以我宁可减少收入,选择自由。如果世界上全是我这样的人,国家和企业是无法顺利运转的。因此我想清楚了,如果要求我多缴纳一些税金作为惩罚,我愿意缴交。

身为一名有能力怀孕的女性,可是却逃避生育行为。从此观点来看,我无疑是这个社会的恶意程式码。在全世界的排行中,大韩民国的生育率是挂车尾的,这意味着当我们这一代退休时,没有人能为我缴纳国民年金,也没人替我兴建养老院。因此,如果有人愿意以昂贵的生育与养育,代替我生产劳动力,自然是件值得感激的事。而我也已经为缴纳这所带来的惩罚性税金,在年末结算的扶养亲属免税额、银行贷款优惠、添购不动产顺位等上头承受了相当的损害。我一个人买房、一个人购物、一个人缴交水电费,花费的金钱却是夫妻或同居情侣的两倍。对此,我并不认为有何不合理。

但是,不管别人说什幺,我并不想亲自孕育成为自己一辈子心头刺的子女,为此中断职涯,在职场上听别人大言不惭地说:「果然女人就是不行。」以及听丈夫说:「家人之间做什幺爱?」之类的,或者为了子女的大学学费,悲壮地沦落为老年贫民。如果遇上了很会攒钱的丈夫还好一点,在如今这个世道上,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能够「以找婆家为业」的机率有多少?假设运气够好,遇上了那种男人,要我在剩余数十年的人生中把他人当成预设值,我怎幺想都办不到。

假设福祉部能够排除那些感到委屈、非自发性的未婚族,找出像我一样日子过得去的不婚族,并且命令「为你的自由和幸福付出代价吧。对于满怀慈悲地代替你生产社会劳动力的这些人,你应该给予合理的补偿」的话,我愿意欣然接受。只不过他们要用什幺方法来区分他们?而且合理的补偿究竟是多少?

「单身税」这个词,蕴含着这样的观点:「在我、我们、这个社会的可孕期女性成为有权利自行追求幸福的自由人之前,我们是社会的一个零件。」这样的观点即是我不想生孩子的原因之一。因为不想成为公司的零件,所以我凭藉着成为独自负担税金、独自处理费用的自由工作者,找到了幸福。如果国家想要成为我身体的主人,那幺我也会用相同的方式回应。所以,就请别再对牛弹琴了,找找其他办法吧,因为这样只有非自发性的未婚族会连带受到伤害而已。

相关书摘 ▶《一人份的幸福刚刚好》:我的寿衣,就穿香奈儿吧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一人份的幸福刚刚好》,大田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李淑明
译者:简郁璇

我一个人住,一个人工作。
不用谁的许可,不必徵求谁的认同,
一个人也可以完整,一个人也可以幸福!

已婚者羡慕我,妳怎幺可以到处旅行,想去哪就去哪?
上班族羡慕我,妳好自由,想做什幺就做什幺!
对于这些随口说说的羡慕,我只是听听而已。

谁想一个人?单身独活就这幺悲惨凄凉吗?这种错觉哪里来的?
我后来清楚,当每个人都向神祈求另一半,我只想祈求一人份也能完整!
我心甘情愿缴单身税,但拜託,我的恋爱自己会看着办;
结婚20週年是「瓷婚」,那幺单身20週年,是否也要来个庆祝派对?

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孤单,也没有永远的幸福,
追求一人份的幸福并不容易,掌握自己是什幺人,
知道做得到而想做的事是什幺,才能摆脱歧视的眼光!
等你能够理直气壮说出关键字「我的人生,由我来过」,
你会发现,恰恰正因为是「一个人」,幸福刚刚好,不多也不少,随心所欲了!

《一人份的幸福刚刚好》:单身税?要缴就缴啊!

相关推荐